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其它  »  朋友女友分手后来找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朋友女友分手后来找我...
朋友的女友珊,长的虽不是很漂亮,但也不错, 可爱的脸蛋158的身材,还算匀称,从长相看能看出是那种爱玩的人。 一天中午,同事抱怨着来找我,说和他女友分手了, 大概是因为女朋友脾气不好整天吵架,而且女朋友比较疯, 经常和男孩出去玩实在忍受不了就分手了。 在这期间,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不断,基本就是吵架, 大概的意思我也没细听。 之后的有一段时间,他俩基本都在吵吵闹闹中过了两个星期左右, 就真的分手了。 起初,朋友跟我说他女朋友和他分手后,找了好几个身边的朋友, 大概就是劝架让他们再和好,但我那朋友坚持分手, 所有就彻底的散了。 一天中午,我正闲着无聊,电话突然响了, 一看是珊 我还心想: 分都分了,这女的怎么这么墨迹, 难道又来找我说和我是真懒得管。 接起电话: 喂, 找谁呀?珊: 找你我: 找我, 你是谁啊珊: 不是吧才几天就把我忘了, 是不是连我电话都删了啊其实我是装呢 是因为我实在不想管他们的事我: 哦, 你是珊啊我没删你电话,就是在忙, 也没看谁的电话就接了珊: 找借口吧, 我和涛分手了 是不是连你也不想理我了(我那朋友叫涛)我: 怎么会啊, 我真忙呢。 珊: 忙,就知道忙,人家分手了,也没见你打个电话安慰我一下啊我当时确实有点无语, 心想跟你又没那么深交情,况且和我朋友分手了, 我不安慰我朋友没事安慰你干嘛当时本想赶紧对付两句挂了电话, 谁知她又向我哭诉又说心理难受之类的,我实在听的烦, 就说: 行了我理解你,有时间我好好安慰你好吗?本来是应酬她的话, 谁知道她当真了 就说: 好,那你忙吧,忙完了来我这好吗, 我真的希望你能安慰我一下毕竟你是他朋友, 我就是解不开心里的结就想找个了解我和他的人, 认认真真的和我说说我也希望能把她忘掉。 我答应她后就挂了电话,心想,你自己就是个骚货, 还在我这装纯装个屁啊,等跟你说时再揭你老底, 看你还能说什么。 其实我本来也没想去找她安慰她,谁知道第二天中午, 电话又来了。 我: 喂珊: 你还忙吗我: 忙, 最近公司事多珊: 行我知道了,你就这样, 根本不当回事 昨天是应付我呢是吧我: 没有, 我有时间一定找你好好跟你说说, 真的珊: 既然你说真的, 现在就来吧我真的好难受,只不过想找个人诉苦。 她跟我墨迹了老半天,最后我一看,躲也躲不过了, 算了就今天吧,于是答应她去找她。 开车到了楼下,上楼,还没等我敲门,门就开了, 进门后她说: 我一直在等着你呢如果你今天再骗我, 我也不会和你做朋友了。 我一听,她还挺较真的, 就说: 答应你了就不会骗你。 进屋,屋里收拾的挺干净的,我觉得她到不像是她所说的那般潦倒无助的样子。 坐在沙发上就说: 你说吧,我听听你的想法, 她拿了瓶水从厨房朝我走来。 进门时我还没仔细看她穿的什么,现在刚刚看见, 一条短裙很短的,坐在沙发上基本就曝光的那种, 上面穿了个黑色吊带但是,仔细看好像她连内衣都没穿。 我心里想: 骚货就是骚货,穿的都骚的无比, 居然连内衣都没穿她那个不大不小的胸部被外衣包裹出完美的形状。 她把水放到桌子上跟我说先喝点水,然后她开始说她们分手的经过, 说什么涛总是没事打电话查她岗甚至半夜也打, 她生气所以就和她吵架,然后才分手的,但她一直舍不得涛, 我心想就你骚成这样,涛要是放心才怪呢。 好像被她看穿我在想什么一样, 她突然说: 你是不是听别人说我比较浪, 觉得这事怪我自己。 我慌张的说: 不是不是,我没听人家那么说你本来我还想揭她老底, 结果被她这么一问我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总不能说你本来就骚的可以, 分就分了吧要真这样说,她非得挠我不行。 珊: 我知道有人在外面这么说我,但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为人, 就算我和哪个男孩出去玩我也不会胡来的,我喜欢的是涛, 心里只有他怎么能那么做呢。 说话时,她的腿叉的比较大,我心想,看你这腿叉的, 肯定是被人操多了还装纯。 结果尴尬的事来了,她发现我在看她的腿, 然后就问我: 是不是我不好看, 无法抓住涛的心?我赶紧说: 当然不是 你看你的腿这么匀称身材也好,涛应该知足。 结果, 居然是丫给我下的套她接着说: 看起来你把我看的够全的我顿时脸红的像苹果, 无言以对跟让我意外的是她居然说: 你好好看吧 我觉得你比涛好连你都说我好,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其他的让涛不喜欢了。 我当时已经处在晕的状态了, 结果胡乱的接了一句: 其他的什么呀?妈的, 说完我就后悔了又中她套了,她是在套我话呢。 真他妈的骚还跟我装纯,有本事就拿出套来呀, 我心一横反正都被她套这么多次了,有本事就让我戴上套呵呵死你。 她果然没安好心说怕是因为涛嫌她床上功夫不行才和她分手的。 我心想,我又没干过你,我哪知道你床上功夫行不行啊。 这骚丫头果然猜到我心里想的, 接着就问我: 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行不行, 如果觉得行就一定帮她把涛说回来还和她好, 我心想真他妈的溅,还带这样的呢,看起来丫是真想把我套住, 听她的但仔细一想,去你妈的吧,等玩完了你老子就说你功夫不行, 管她呢先干了她再说。 我刚要说话,她的舌头已经伸进了我的嘴里, 把我的嘴堵个严严实实的谁知道她是真想和涛好还是缺男人了, 还挺主动的。 我俩的舌头在一起交缠着,骚货就是骚货,她的舌头就像会转圈一样, 舔遍了我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我把她抱起,骑在我的腿上,双手没去抱她, 顺着她的大腿滑进了她本来就裸露的大腿根部 一摸才发现她穿的内裤居然是两边系带的那种, 操这不正是我喜欢的吗。 我并不着急的解她内裤,而是抚摸她光滑的大腿, 时不时掐一下她呻吟着,对着我的脖子出气, 嘴里嘟囔着: 我果然没看错你你居然这么会抚摸人家, 人家下面痒痒的了好难受。 我也不管她说什么,从脖子一路舔到胸口, 用牙把她的吊带扯下露出两个迷人的胸,没想到她这个骚货的胸这么漂亮, 不大的乳晕小巧的乳头。 软软的,弹性十足,摸上去爽死了,我一手揉她的胸, 一口一下含住另一个胸就这样,一边揉一边吸。 她嘴里也在说着骚话: 啊,好舒服,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看着她, 她像吓着了似地问: 怎么了?我说: 你自己说 你是不是骚货。 然后她撒娇的说: 好哥哥,我是骚货,人家要, 快点吗。 然后我将她的短裙向上翻起到她腰间,开始用一根手指在她那条缝隙中摩擦, 顿时停止后又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所刺激我明显感觉到她下面一热, 喷出一股热热的水来。 她咒骂到: 讨厌,你弄死人家了,你太会弄了。 她叉开双腿,跨坐在我腿上,双臂缠着我的脖子, 我的左手继续在下面摩擦着右手退去她上身的吊带, 她双臂一用力将我搂在她的胸前,用两个乳房摩擦着我的脸, 随着我左手在她下面的摩擦有频率的晃动着乳房, 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高涨。 她用手摸了一下, 说: 好大啊,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大的呢, 我帮你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你的弟弟。 这还用她麻烦,我两下将自己脱了各精光,她跪在地上, 我一挺鸡鸡就顶到了她的鼻子,她眯着双眼, 淫荡的笑着说: 好大啊我要好好尝尝你这根大鸡鸡的味道。 珊张开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将我的鸡鸡含了进去, 鸡鸡在进入她嘴里的时候快感由龟头传遍全身, 像进入一个温暖的洞穴一下又大了很多,她无法整根吞进又大又长的鸡鸡, 只能含住三分之二舌头缠绕着鸡鸡,使劲的吸着, 吸了一会吐出来对我说,好大啊,从没吃过这么大的鸡鸡, 爽死了然后又吞进去吸,并用舌头扫过我的马眼, 那触电般的快感简直爽死了心里想,这骚妞的功夫这么好, 怎么我那朋友就和她分手了呢。 我见她吸的差不多,就一把把她抱起,扔到床上, 用手去脱她的短裙和内裤当我的手摸到她内裤时, 天呐本来就不大的内裤已经被淫水湿透了。 于是我便不那么着急的脱她内裤,改用69式, 我在下让她骑上,我张开口隔着她的内裤开始舔她的桃园, 结果她被我这么一舔居然浑身颤抖的从蜜穴里又涌出一股淫水, 看着她下面的样子淫水已经透过她的内裤呈小溪似地流出, 我用嘴接住蜜汁张大口一下含住她整个下面开始吸, 她在我上面呻吟着说: 哥哥好舒服,爽死我了, 我从没这么爽过从来没有人给我口交过。 我一听, 停下来问: 你骚成这样, 难道就没人舔过你吗?她说: 是啊, 每次想让男人舔可其他男人太自私,从不给舔。 我笑着说: 呵呵,你的口上功夫这么舒服, 男人当然只想享受了。 她捶着我说: 讨厌,既然你给我舔,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绝活—深喉。 我的妈呀,原来这小妞还会深喉,我答应了。 只见她使劲张大她的嘴,往我的鸡鸡上套过来, 然后尽量的整根吞进我的鸡鸡当我的鸡鸡插入到她嘴里更深的地方时, 那感觉简直比插蜜穴还爽而且,她居然还能用喉咙夹我的鸡鸡, 害的我差点精关失守。 我赶紧把她推开,噼开她的双腿,将鸡鸡对准她的洞口, 慢慢的磨磨的她叫苦连天, 哀求道: 好哥哥, 求你快插进来吧人家里面痒死了,快点。 她越是叫我越不着急插她,让她好好痛苦一下, 看她双眼迷离的那骚样真叫人受不了,我把鸡鸡顶在她洞口, 然后跟她说话先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趁她说话时, 腰一使劲突然一下,整根鸡鸡结结实实的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她啊的大叫一声顿时眼角掉出了眼泪来了, 然后骂道: 你想插死我呀, 我还没被这么大的鸡鸡插过疼死人家了。 我安慰道: 好,那哥哥慢慢来,好好安慰你啊。 我心想,非得插死你这个骚货不成,叫你整天跟我这装清纯。 我调整好姿势后,开始九浅一深的插起来,她微闭这双眼, 享受着: 啊啊啊~哦哦~舒~服~死~了你的大~鸡鸡~插的~人~家~好舒服, 快插死我,啊。 她在我身下哦哦啊啊玩命的浪叫,顿时一种成就感由心而生。 我突然想起A片里有一个姿势, 停下来问: 有一个姿势, 很爽的是我跟A片里学的, 想试试吗?谁知道她说: 原来你也这么骚, 真想让你永远操我。 我心想,永远操你,开什么玩笑,偶尔操操你还行。 二话不说把她拉到床边,先把鸡鸡插进去,她嘴里一直叫舒服, 爽。 然后让她用手从我的脖子上抱住我,我双手从她膝盖下面抱住她, 双臂一用力走,顿时,她整个人被我悬空的抱起, 刚抱起时鸡鸡滑出了阴道一点当她整个人都被我抱起后, 重力的作用使她身体向下一下子重重的被我的鸡鸡一插到底, 她大叫起来: 啊啊啊~~~~~爽死了好爽啊。 然后她的双腿挂在我的手臂上,我的鸡鸡每往前顶一下, 她就想被拴在绳子上一样向后被我顶起,然后又掉回来, 只听她一直狂叫: 哦~哦~哦~哦~干死我了 我服了干死我了,干死我了,啊,全身都没力气了。 就这样,干了百十下,我俩身上的汗水就像瀑布一样往下流, 她下面的淫水也越来越多似乎她阴道的尺寸已经适合了我的大鸡鸡, 我把她放回床上准备调整姿势重新插入,当鸡鸡拔出的一刹那, 她的阴道居然还有一种吸力吸了我鸡鸡一下, 说真的真是爽的无与伦比。 她躺在床上, 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我还从没~这么~爽过呢, 你快~插死人家~了。 我说,别急,我刚开始有感觉,她顿时瞪大眼睛, 好像不敢相信好像有些许的害怕, 说: 不要啊, 我怕被你干死了。 我管她呢,插到这会难道还不让老子插了不成, 也不管她把她一翻身,趴在床上,掰开她的屁股, 露出蜜穴对准了就插,本来我的鸡鸡就大,她的阴道也稍微有点紧, 再加上现在是闭着双腿我这一插,说实话,自己都感觉到一丝疼痛, 但她的浪水太多只要龟头一进入阴道,便能整根很顺利的插入。 她深吸一口气, 说: 哥哥,你要温柔点哦, 人家爽很爽,但逼逼都快被你插肿了。 我说,放心,我会很疼你的。 其实我心里想: 我会让你很疼的,哈哈。 双手把她的胳膊放到前面,就像投降一样, 这样她就无法使上力气挣扎,只能任我随意的插了。 我按住她的胳膊,疯狂的插了起来,她啊啊啊的痛苦的叫了起来, 但到底是痛苦还是舒服,我也不知道,几百个回合下来后, 我看她基本已经不行了趴在那一动不动,喘着气, 于是我把她翻过身来 她眯着眼睛问: 哥哥, 你射了吗?我说没有呢。 顿时她的眼睛像铃铛般大小,也许真是被我吓到了, 赶紧说: 哥哥你插的我疼死了,我给你吸出来好吗?我说不好, 我就要你下面那嘴给我吸出来她委屈的我~我~我, 还没等她说出来我一把将她推倒,噼开双腿, 对准阴道就插了进去她大声的叫了起来,这次我可以确定, 她是痛苦的叫她的大小阴唇已经红肿了,阴蒂也充血的一直露在外面, 这时我安慰她道: 宝贝别急,我快射了, 我用我最拿手的姿势射给你哦她勉强的说好。 然后我将她双腿并上,双手使劲抱住她的腿, 这样最好发力然后稍微抬起屁股,以飞一样的速度疯狂的攻击她的小穴, 她哪享受过这样的速度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啊啊的叫, 然后快感传遍我的全身脑袋一麻,成千上完的精子直奔她的花心深处射去。 射完后,我拔出鸡鸡,看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 喘着粗气已经快不行了。 看着我的精液从她的阴道慢慢流出,阴道口充满着白色的泡沫, 哈哈那种成就感,没法说了。 过了许久, 她才说话: 哥哥,你真快把我干死了, 我从没这么舒服过也从没被干的这么痛苦过, 你看人家的逼逼都被你干肿了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我当时就急了: 嘿,你还敢要补偿, 是你功夫不行被我干成这样还管我要补偿,行, 那我就补偿你再干你一次。 吓的她赶忙跑到床的角落里用被子盖住身体, 同时说: 不要啊人家已经很舒服了,再干会死的。 我笑着说: 呵呵,既然你的床上功夫不行, 那就别让我给你和涛说和是你留不住他的。 她说: 哥哥,我跟你说个小秘密,其实涛不行, 干不了两下就完了人家连感觉都没有他就射了, 他满足不了我。 我: 哦,原来这样你才在外面搞别的男人的吧。 她眯着眼,笑而不答,其实我知道她是因为这个。 珊: 哥哥,说实话,我从来没被你这么大的鸡鸡插过, 所以下面被插肿了估计多插几次就不会疼了, 一定会更爽。 我: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再插一回,好啊, 来吧。 我掏出鸡鸡就向她过去。 其实我是吓她的,她被我吓的又把被子裹得更严了。 珊: 哥哥,我不让你给我俩说和了, 不过你能不能让我经常吃你的鸡鸡啊。 我心想,操,好歹哥们也有女朋友了,不可能让你这贱货当我女朋友的。 于是对她说: 你当我女朋友是不可能的, 不过你想要时我可以来插你。 珊: 呵呵,就是炮友呗。 我: 对,只能当炮友。 珊: 好啊,有你这么个大鸡鸡的炮友, 我也不会再想其他的了哈哈哈哈,她淫笑着。 我穿好衣服,准备走,她扑上来吻我,舍不得我走。 我对她说: 我的鸡鸡又硬了,再让哥哥插一次啊。 吓的她慌忙的推开我说: 哥哥,你快走吧, 别折磨人家了等人家的逼逼好了随你怎么插都行。 就这样,我离开了她家, 心想: 这趟说和真不白跑, 说回来了一个炮友哈哈哈哈大笑着开车走了!。